无收听记录
RSS订阅网站地图帮助中心设为首页】【收藏幻听网
热门搜索:天才医生坏蛋是怎样炼成的仙逆老子是癞蛤蟆痞子术士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武侠  »  沧海

  • 沧海有声小说

    沧海文 / 凤歌


    类型:武侠

    播音:未知

    人气:加载中

    状态:完结

    关键字:陆渐

    时间:2015-9-14 21:57:44

有声小说沧海在线收听

有声小说沧海免费下载

有声小说沧海简介

一枚铜钱,外圆内方,翻转落定,铜绿间透出嘉靖二字。

掷钱的是一名账房,戴一顶破褴褛兰四方巾,穿一袭青里泛白旧布袍,衣虽昌盛,人却丰神,双目如炬,盯着那枚铜钱沉吟,头顶古槐正茂,槐花点点,细白如星。

几个闲汉在旁赌钱,一个老汉连输两展,掉头笑道:“宁先生,这铜钱有什么好玩,还不如借给小老儿翻本。”

那账房摇头道:“此乃卜卦,不是玩儿。”

那老汉笑道:“你又欺姓陆的没见识,补褂子当用针线,哪用得着铜钱呢?”伸手便往拿钱,却被那宁先生拨开,冷冷道:“不是我欺你没见识,这卜卦是算命,可不是缝衣服。”

那老汉道:“算命?那又算到什么了?”

那宁先生道:“算到一个乾卦。”那老汉笑道:“钱卦?好啊,但凡沾到这个钱字,必是大富大贵的命了……”别的闲汉听到这话,纷繁笑起来:“陆大海你输疯了,一心只想到钱?”

宁先生笑笑,道:“这话却也不差,虽说此乾非彼钱,但乾者天也,《易经》卦辞有云:‘乾,元亨利贞’,元亨利贞,也就是大富大贵的意思。这一卦,变爻落在初九:‘潜龙、勿用’,乃是阳气潜躲之势,便如神剑在鞘,光焰敛躲,不出则已,出则威服四方、荡平天下。”

一干闲汉听得张口结舌,陆大海定一定神,道:“管他什么铜钱卦,元宝卦,这钱嘛,赢得手才算真的。”自褡裢中搜出两文钱,喝道,“爷爷豁出往了,都押小。”

当庄的闲汉嘻嘻一笑,正要摇骰,陆大海却道:“且慢。”那庄家道:“怎么,怕了?”

陆大海怒道:“放屁,爷爷怕谁?我一抬头,天也捅个窟窿,跺下脚,地也得抖三下,想当年我出海往流求、往扶桑、往高丽、往苏门答剌的时候,你小娃儿还在妈肚子里撒娇呢?”

那庄家被一番抢白,脸胀通红,几欲发作,但想此老脾性虽坏,赌品却高,从不赊债,若是破了脸,没的断了一条财路,只得讪笑道:“陆大海你厉害,届时输了,别向我小娃儿借钱。”

陆大海一听,顿觉后悔,但大话入口,便如覆水难收,无奈哼了一声。忽听宁先生问道:“老爷子出过海吗?”

“干过好几年呢。”陆大海陡然来了精神,“只是后来闹起倭乱,海路受阻,赔光了利息。好轻易回到中土,朝廷又厉行海禁,杀了无数船家,剩下的船家,要么投奔倭寇,要么做了海贼。小老儿一无利息,二来不想为贼为寇,只好当个穷打鱼的。不过俗话说得好,缩头乌龟命最长,想我那些同伴,要么被朝廷抄家杀头;要么被贼寇劫了,丢到海里喂鱼;算来几十个人,活到如今的,也只得小老儿我了。”

宁先生叹道:“老爷子这话深合圣人‘无为保身’之道。竞利逐名,本是杀身之由,安贫乐道,方为远祸之法。”

陆大海道:“宁先生你说的都是小道理,小老儿不懂。但先生会算命,无妨算算,小老儿这一展是输是赢?”

那宁先生将手中铜钱连撒六次,说道:“这次为坤卦?变爻在上六,爻辞曰:‘上六,龙战于野,其血玄黄’。”他见陆大海迷惑,便解释道,“这就是说,阴气一旦过于旺盛,势必威逼阳气,阴阳二气难免大战一场。只不过,自古阳者为君,阴者为臣,阴不胜阳,邪不压正,老爷子这一展败多胜少,若宁某卦象无差,当败在六五之数。”

陆大海听得惊奇,众闲汉却已嚷着下注,那庄家抓起竹筒一阵摇,骤然掀开,众人屏息一瞧,却是一个六点,两个五点,再大不过。众人无不惊讶,陆大海更是傻眼,那庄家一面收钱,一面笑道:“六五,六五,一六二五,宁先生真是铁口直断,哈哈,陆大海,还赌么?”

陆大海一翻褡裢,却是空空,转头看往,那账房不知何时,青衫飘飘,往得远了,陆大海恨恨啐了一口:“晦气,这酸丁竟生了一张乌鸦嘴。”

“你先别骂。”那庄家笑道,“这宁先生可惹不得。你说,姚家多大的家业?家里的金山银山,几个账房也算不清,谁又没挨过胭脂虎的嘴巴。可自历来了宁先生,那算盘上就似住了神仙,一个月不到,别的账房统统卷展盖滚蛋。如今姚家流水般的银子,都从他十个指头上过往,丝毫也不差哩。你说,如此一来,姚大官人还不当他是宝贝?你敢骂他,留神胭脂虎听到,撕你的嘴?”

众闲汉皆笑。陆大海却琢磨着如何向众人借钱翻本。这时间,远处鼓乐大作,众闲汉一听,鼓噪起来:“姚家的戏班来啦,往瞧,往瞧。”将赌具一卷,一哄而散。

陆大海翻本无看,提起鱼篓,悻悻走了一程。俄尔云色转浓,东熏风起。他多曾出海,善辨风色,急向一棵李子树下趋避,站立方定,大雨刷刷而至,在空中激起淡淡烟尘。

雨正急,忽见一名灰衣汉子散发袖手,背负一个包裹,孤零零蹒跚而来,陆大海心热唤道:“朋友,紧走两步,来这里规避。”

那人闻如未闻,还是不紧不慢,来到李子树前,却不躲躲。

陆大海心中希奇,那灰衣人猛然抬头,露出面目,只惊得陆大海开展半步,只见来人两眼空洞,面目惨白浮肿,尽似一具水中浮尸,半分生气也无。

那灰衣人一字一顿,沙哑道:“姚家庄还远么?”

陆大海暗忖这人不只样子容貌怪异,嗓子里也透出一丝鬼气,便答道:“往西往五里就是。”那人两眼一轮,似有锐芒闪过,忽又转身,蹒跚往了。

陆大海呆看那人背影,蓦地惊觉,这人虽行走雨中,衣发鞋袜却是干爽挺刮,了无湿痕,再一定神,忽见他身后包裹之下,衣衫忽高忽低,如走龙蛇,但凡雨水滴落,转瞬无迹。陆大海惊得目定口呆,直待那灰衣人消失在风雨之中,也未还过神来。

那雨本为阵雨,来往均快。未几时云开日出。陆大海抖往雨水,失魂落魄走了两步,蓦地想起一事,转身来到李子树下,攀住树干,哗啦啦摇下十几个又青又大的李子,塞进褡裢。

收拾甫定,忽听咭的一笑,脆如莺啼。陆大海一惊转身,却见一名女郎,碧眼桃腮,雪肤绿发,竟是少有的西洋夷女。

陆大海向日出海,也曾遇上几个夷女,但如此美貌者,却是头一次见过,但见那夷女容貌虽奇,却着一身江南时兴的红罗衣裙,怀抱一只波斯猫,通体赛雪,慵懒可爱。

幻听网

热门小说